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神器读书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283章 281:给了一巴掌!

第283章 281:给了一巴掌!

谢晚秋赶紧从伍有余怀里站起来。

伍有余也被吓得不轻。

谁能想到,周作龙会在这时候回来?

“怎么办?你快找个地方藏起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裳不整,周作龙虽然有些蠢,但是他还没有蠢到那种程度。

眼看着门就要被打开,伍有余非常着急,环顾着四周,愣是没找到可以藏身的地方,“藏哪儿?”

“藏,藏,藏床底下!”

伍有余赶紧往床底下躲。

谢晚秋将他往床里推,随后盖好床单。

刚准备好,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周作龙和郑婉茵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外公,您还没吃饭吧?一会我去买饭。”

还是外孙女好。

不像周湘,他去岑家那么长时间,周湘除了知道跟他顶嘴,连问他要不要吃饭,饿不饿,都没有问一句。

有时候血缘关系并不能代表什么。

郑婉茵虽然跟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却比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女儿要好多了。

周作龙笑着道:“我不饿,你一会儿问问你外婆想吃什么。”

“嗯。”

谢晚秋理了理头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扬起微笑,往外面走去,“老头子,茵茵,你们爷孙俩怎么一起回来了?”

看到谢晚秋起床,周作龙惊讶的道:“晚秋,你没事了?”

谢晚秋这才想起来,她还有病在身,刚刚周作龙突然开门,让她方寸大乱,导致她连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谢晚秋捏了捏太阳穴,“比昨天好多了,所以我想下床走走。“

周作龙笑着道:“真是老天保佑!”

郑婉茵看着床边,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床底下那里,怎么会有一只手?

那是谁的手?

是她眼花了?

就在这时,那只手的主人好像发现了郑婉茵,立即缩回手,却在缩回手的过程中,不小心将放在床底下的落地花瓶给碰倒了。

砰!

空气中传来一声巨响。

真的有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伍有余!

意识到这个问题,郑婉茵眉头一紧。

谢晚秋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把人藏在床底下。

这要是让周作龙发现了,还得了?

郑婉茵一直觉得谢晚秋是个聪明人,没想到,谢晚秋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这声巨响吓得谢晚秋的脸都白了,眼光往床底下瞄去。

这一看,更是心惊胆战。

床底下病没有过多的遮挡物,只要往下一看,就能看到伍有余的脸。

怎么办?

要是周作龙往床底下看怎么办?

谢晚秋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脸上还要装出一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

周作龙奇怪的朝四周看了看,“这是什么声音?”

“哪有什么声音?”谢晚秋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我怎么没听见?”

“那么大的声音你都没听见没吗?”周作龙惊讶的问道。

“没有啊。”

周作龙眯了眯眼睛,“那就奇怪了,我明明听到砰的一声,难道有人躲在屋里?”

听到这句话,谢晚秋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维持不住了。

难道周作龙发现什么了?

就在这时,郑婉茵弯腰将地上的花瓶捡起来,笑着道:“是我不小心踢倒了花瓶。”在捡花瓶的时候,视线和床下伍有余的视线对上。

郑婉茵面色如常。

伍有余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非常忐忑。

郑婉茵这是发现他了,还是没发现他?

这一瞬间,谢晚秋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没看见。

菩萨保佑,郑婉茵肯定没看见伍有余。

周作龙笑着道:“我就说有声音吧!晚秋你还不相信!”

谢晚秋道:“可能是上了年纪,耳朵也有些不好使了。”

须臾,郑婉茵直起腰,神色如常,“外婆,您现在饿不饿?我去给您买点吃的回来吧。”

“不、不饿。”吓得都吓饱了,还饿什么?

也不知郑婉茵到底看没看见,谢晚秋的脸色有些白。

周作龙接着道:“晚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我脸色很难看吗?”谢晚秋摸了摸自己的脸,抬头看向周作龙。

周作龙点点头,“是的,很难看,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不用,”谢晚秋道:“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

怎么办?

有什么办法能让周作龙离开病房?

只要周作龙在这个病房,伍有余就没法出去。

在这样下去的话,周作龙肯定会发现伍有余的。

谢晚秋越急越乱,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一时间,竟然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床底下的伍有余也非常难受。

一来是因为床下的空间太逼仄了,第二个原因是紧张、害怕。

一旦被周作龙发现他跟谢晚秋的事情,那他们就完了,将近三十年的部署,会在一瞬间付之东流。

所以。

千万不能被周作龙发现。

伍有余双手合十,小声念叨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就在这时,郑婉茵笑着走到周作龙身边,“外公,医生说要多带外婆出去晒晒太阳,今天外面天气不错,要不您带着外婆去花园转转吧!我出去买饭,等我把饭买回来了,再给你们打电话。”

谢晚秋松了口气,这关键的时候,还是她的亲外孙女靠谱,“茵茵说的没错,我刚好想出去转转,呼吸下新鲜空气,病房里都快闷死了。”

谢晚秋一边说着,一遍往外走去。

周作龙点点头,跟上谢晚秋的脚步,“好,那咱们就出去转转。“

“嗯。”

两人往病房外走去。

走到门口处时,谢晚秋又回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

床底下,伍有余还趴在那里。

谢晚秋和周作龙离开之后,郑婉茵也离开了病房。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躲在床底下的伍有余如同虚脱,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躺在地上,竟有种逃出生天的狂喜感。

走了,周作龙终于走了,

今天差点阴沟里翻船。

好半晌,伍有余才从床底下爬出来,拖着疲惫的步伐,往门外走去。

吱呀--

门被推开。

伍有余看了看门外,确定周作龙他们不在外面,这才敢继续朝前走去。

“叶小姐,这次真是麻烦您了,如果不是您的话,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此时,迎面走来一群深穿白大褂的人。

他们都带着口罩,虽然看不清楚脸,但依旧能看得出来,走在前面的那人,身姿绰约,瓷白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几乎接近透明。

宽大的口罩遮住了脸颊,只余下一双凤眸顾盼生辉,灵气十足,惹得众人纷纷回首相看。

“无菌室都准备好了吗?”叶灼微微回眸,看向身边的主任。

主任恭敬的道:“您放心,都准备好了。”

叶灼微微点头,视线不经意间从边上划过,看到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从谢晚秋的病房里走出来。

叶灼熟读心理学,一眼便看出来,这个人有问题。

岑少卿的外婆不是什么讲究的人。

叶灼下意识地觉得,这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绝对和谢晚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直至走出医院大门,伍有余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活过来了。

医院后花园。

谢晚秋和周作龙一边走,一边聊天。

虽然和周作龙聊天,可谢晚秋的心却不在周作龙这里,聊天的时候也是鱼头不对马嘴。

她现在很担心伍有余。

“晚秋?晚秋?”

周作龙伸手在谢晚秋面前晃了晃。

谢晚秋这才反应过来,笑着道:“老头子,怎么了?”

周作龙有些奇怪的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心不在焉的?是不是不舒服?外面这么冷,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回去?!

万一他们回去的时候,伍有余还在病房怎么办?

不行。

不能回去。

谢晚秋接着道:“在逛一会儿吧,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有些担心湘湘,你今天过去湘湘那里,湘湘是怎么说的?”

原来谢晚秋是在担心周湘。

谢晚秋无时不刻都在挂念着周湘,可周湘呢?

周湘是怎么对谢晚秋的?

好心当成驴肝肺!

想到周湘在岑家的言行,周作龙就非常生气。

世界上怎么会有周湘这种女儿?

周作龙道:“那个白眼狼,你关心她还不如关心一条狗,关心一条狗,狗还能冲你摇摇尾巴,她会干什么?”

谢晚秋笑着拍拍周作龙的手,“老头子,瞧你是怎么说话的!这么多年了,暴脾气愣是一点都没改!湘湘可是你女儿,你说她是白眼狼,那你是什么?”

语洛,谢晚秋叹了口气,接着道:“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那女不教就是母之过,湘湘变成今天这样,我这个当母亲的也有责任,是我没有把女儿教好,所以,你不要怪她,要怪就怪我。”

谢晚秋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自责。

那样子,很明显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头上。

她的责任?

这件事跟谢晚秋有什么关系?

周作龙道:“晚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不光是我们周家的恩人,更是周湘和进北这两兄妹的恩人。没有你,湘湘不可能会成为岑家的当家夫人,进北更不能成为海城市的一把手!湘湘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吴兰的错,是吴兰没有把她教好!身为继母,你的责任已经尽到了!”

吴兰是周湘和周进北的亲生母亲。

当年,吴兰走的时候,周湘都已经十三岁了。

十三岁的孩子,当然是受亲生母亲的影响比较多。

吴兰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他不能让谢晚秋为吴兰的失败背锅。

闻言,谢晚秋赶紧道:“老头子,你可别这么说,吴兰姐是个好女人,生养的两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不像我,是个福薄的,没什么子女缘。说起来,我还沾了吴兰姐的光呢,如果不是吴兰姐,我怎么可能有两个这么优秀的孩子。”

谢晚秋一口一个吴兰姐,语调亲昵,俨然已经忘了,当时她插足周作龙和吴兰之间,让吴兰卧轨自杀的事情。

没错。

吴兰是卧轨自杀的。

当年,吴兰和周作龙在一起,家人是一百个不同意,因为周作龙太喜欢玩了,跟个花花公子一样,没什么正形。

可吴兰却是接受过传统教育的名门千金。

虽然家里人百般阻挠,可吴兰却还是跟周作龙结婚了,婚后,两人也确实过了一段幸福时光,拥有一对可爱的儿女。

可是这短暂的幸福,却在周湘13岁那年戛然而止。

这一年,吴兰发现丈夫出轨。

吴兰质问周作龙。

周作龙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女人太聪明不好,很多时候,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实在过不去下去的话,那就去民政局。”

听到这句话后,吴兰觉得天都塌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昔日的海誓山盟,好像变成了笑话。

曾经爱得有多么轰轰烈烈,此时就有多么凄惨。

去民政局。

周作龙说的那么简单。

当初,她背叛了父母兄长,才跟周作龙在一起,现在要是离婚的话,让她怎么有脸见父母兄长?

得知吴兰不愿意离婚,谢晚秋亲自出马上门挑衅。

吴兰是个名门闺秀,她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出泼妇骂街的行为。

而她骨子里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回娘家哭诉。

毕竟,在嫁给周作龙之前,父母就警告过她,以后要是不幸福的话,不许回家怨天尤人。

所有的苦和痛都由吴兰一个人承受着。

终于有一天。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吴兰留下一封遗书,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抱着她和周作龙的结婚照,躺在了轨道上。

一阵鸣笛声之后,吴兰竟然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她就这么走了。

留下一双儿女。

周湘13岁,周进北8岁。

吴兰走后,吴家人上门质问周作龙,周作龙隐瞒了谢晚秋的事情,两个年幼的孩子对父母的事情一无所知,自然不知道母亲真正的死因。

加上吴兰确实是自杀的。

所以,这件事只能这么不了了之。

现在,谁还记得吴兰?

每每想到吴兰,谢晚秋心里就畅快极了。

吴兰是千金大小姐又怎样?

和周作龙是真爱又怎样?

到最后,不还是输给了她!

当年的吴兰败在她手上,甚至丢掉了生命,可周湘不照样得叫她一声妈?

吴兰不但败给了她。

而且败的很彻底!

如今,吴兰的外孙子,依旧得跪倒在她外孙女的是石榴裙下。

到时候整个岑家都是她们祖孙俩的天下!

想到这里,谢晚秋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

周作龙道:“晚秋,你说什么呢!什么叫你沾了吴兰的光,明明是吴兰沾了你的光!如果不是周湘的话,莹儿怎么可能会走的那么早?”

谢晚秋叹了口气,“那就是莹儿的命,我不怪任何人。”

周作龙转头看向谢晚秋,“你还说茵茵心软呢,你何尝不是个心软的?茵茵那孩子像极了你!”

谢晚秋笑着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今天去湘湘那里,把茵茵和少卿的事情跟她说了吗?湘湘是什么反应?”

周作龙冷哼一声,“她是什么反应?她还能有什么反应?咱们的茵茵那么优秀,能嫁给少卿,也是少卿和岑家的福分,难道她还能拒绝不成?”

闻言,谢晚秋惊讶的道:“这么说,湘湘同意了?”

虽然知道周湘很听周作龙的话,但是得知整个结果,谢晚秋还是很惊讶。

毕竟,岑家还有个死老太婆在。

周作龙扶着谢晚秋的胳膊,“周湘和吴兰一样,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给了她三天考虑的时间。三天一过,少卿就会公布和茵茵订婚的消息。”

原来还没有同意,谢晚秋脸上的笑容消散了几分,“你怎么知道三天后,少卿就会按照你说的做?”

“就凭我是他外公!他不听我的,还想听谁的?”周作龙接着道:“再说,茵茵比叶灼优秀那么多,少卿听了这事,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周作龙对郑婉茵还是很有信心的。

谢晚秋眯了眯眼睛,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做周作龙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周作龙接起电话,“好的,我和你外婆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谢晚秋问道:“是茵茵打过来的?”

“嗯。”周作龙点点头,“茵茵已经把饭买回来了,咱们回去吧。”

“好的。”谢晚秋跟上周作龙的脚步。

两人一起回到病房。

郑婉茵已经把饭菜摆在桌子上了,“外公外婆,快坐下吃饭。”

满满一桌子,都是周作龙和谢晚秋爱吃的东西。

看着这一大桌子的吃的,周作龙心里感慨万千。

郑婉茵跟他没什么血缘关系,却对他这么好。

再看他那些个亲外孙女。

他都来京城一天多了,可岑玉映、岑月牙、岑越樱和岑毓颜这四姐妹却没有任何表示。

别说他万里从老家赶到京城来,单看谢晚秋住院这么长时间,这四姐妹都不来看看谢晚秋,就是不孝的行为。

谢晚秋是谁?

是他们的外婆,长辈。

换成是岑家那个老太婆,他们肯定早来医院了。

说到底,还是他们心里没谢晚秋这个外婆。

见周作龙这样,郑婉茵关心的道:“外公,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周作龙接着道:“你外婆住院的这些天,你的四个表姐过来看过吗?”

郑婉茵先是摇摇头,然后道:“大表姐二表姐三表姐她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都挺忙的,四表姐在国外还没回来。”

谢晚秋笑着道:“瞧你这老头子问话问的!我要她们来看我干啥?我又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周作龙有些难受,“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你毕竟是他们的外婆,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的,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

“算了算了,都是自己家的孩子,跟他们计较这个做什么?“

谢晚秋越是这么大方,周作龙就越难受。

谢晚秋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年的贡献,如果没有她的话,就没有周湘的现在,她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的。

另一边。

伍有余非常狼狈的回到酒店,见她这样,张晴晴好奇的道:“怎么了这是?”

两人虽然是包养关系,可伍有余却对张晴晴掏心掏肺,甚至还想把张晴晴娶过门,生个孩子,所以,伍有余就毫无隐瞒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张晴晴说了。

闻言,张晴晴笑着道:“瞧你那怂样!你怕什么?我要是你的话,我才不怕,郑婉茵毕竟是你的亲外孙女,难不成她还会站在周作龙那边?”

“这么说,茵茵看到我了?”伍有余问道。

张晴晴点点头,“除非郑婉茵瞎了。”

伍有余眯了眯眼睛,没说话。

张晴晴接着道:“老伍,我要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和谢晚秋躲躲藏藏,我要光明正大的走到谢晚秋身边。躲躲藏藏也不是长久之计,谁知道周作龙什么时候死?”

“光明正大?怎么个光明正大法?”伍有余看向张晴晴。

张晴晴附在伍有余的耳边,低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

闻言,伍有余的眼睛越来越亮,听到最后,伍有余直接抱着张晴晴狠狠地亲了一大口,“我的小心肝,我真是爱死你了。”

张晴晴恶心伍有余,就像伍有余恶心谢晚秋一样。

毕竟,哪个青春正好的美女,会喜欢满脸褶子的老头子?

可不喜欢也只能忍着。

伍有余一个月能给她10万块的零花钱,还不加上买包包买衣服的钱,同龄人能给她这些?

须臾,伍有余松开张晴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谢晚秋。

电话那头的谢晚秋皱着眉,“有余哥,这样真的行吗?”

“放心吧,肯定行的,周作龙就是个蠢货而已。”语落,伍有余接着道:“晚秋,咱们偷偷摸摸了一辈子,难道你就不想光明正大一次吗?”

这句话听得谢晚秋非常心动。

如果能光明正大的话,谁愿意偷偷摸摸?

伍有余接着补充道:“还有,茵茵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

郑婉茵已经知道了?

谢晚秋脸色一白,“你确定?”

郑婉茵是谢晚秋看着长大的。

她知道郑婉茵和周作龙之间的祖孙感情非常好,如果郑婉茵真的知道这件事的话,那郑婉茵十有八九会跟周作龙揭发的。

“是的,我确定。”伍有余接着道:“昨天茵茵蹲下来捡花瓶的时候,跟我对视了一眼,她是个聪明的孩子,有些事情,就算我们不说,她也能猜得出来的。”

听到这番话,谢晚秋的脸色就更白了,接着将自己的忧虑说出来。

伍有余道:“晚秋,茵茵就算跟周作龙之间的感情再好,也比不上我们的,血浓于水,我们可是茵茵的亲外公亲外婆。”

说到这里,伍有余顿了顿,接着道:“如果茵茵真的要去揭发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些不会发生的事情。”

在周家,只有谢晚秋和郑婉茵又血缘关系,一旦谢晚秋出事,郑婉茵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郑婉茵又不是傻子,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事。

听到这番话,谢晚秋松了口气。

伍有余说的很有道理。

“晚秋,明天记得好好配合我。”

“知道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

一大早,伍有余就拎着果篮来到谢晚秋的病房。

开门的人是周作龙。

看到伍有余。周作龙疑惑的道:“请问你是?”

伍有余接着道:“我是晚秋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伍有余,你就是晚秋的爱人吧?”

周作龙点点头,笑着道:“哦!你就是那个小时候救过晚秋的伍大哥吧!”

伍有余有些意外的道:“晚秋跟你说过我?”

“嗯,”周作龙接着道:“伍大哥,你救了晚秋,是晚秋的救命恩人,同样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来,快进来。”

周作龙侧过身子,请伍有余进去。

看到伍有余,坐在边上的郑婉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伍有余怎么来了?

还是她看错了?

郑婉茵抬手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这一幕还是没有变。

这就是伍有余。

谢晚秋和伍有余这两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做出这种丑事,居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周作龙面前。

而且,郑婉茵越听着声音,还越觉得不对劲。

伍有余居然自称谢晚秋的救命恩人。

可真是够能编的。

最重要的是,周作龙居然还相信了。

这天底下,还有比周作龙更蠢的人吗?

伍有余给周作龙戴了那么大的一顶帽子,可周作龙却和伍有余称兄道弟。

怪不得周湘也是个蠢货。

郑婉茵眼底全是嫌弃的神色。

就在这时,周作龙带着伍有余来到郑婉茵身边,“来,茵茵,给你介绍下,这是你伍爷爷,你外婆小时候,你伍爷爷还救过她呢!他可是你外婆的救命恩人!”

郑婉茵站起来道:“伍爷爷好。”

伍有余点点头,“好。”

为了感谢伍有余,周作龙中午还特地带伍有余一起出去喝酒。

两人都好酒,加上伍有余救过谢晚秋,一顿饭之后,周作龙对伍有余已经彻底的放下了防备,比亲兄弟还亲。

殊不知,在伍有余眼底,他就是个蠢货而已。

另一边。

周湘在家急得团团转。

周作龙只给了她三天期限。

三天期限一过,她这边要是还没什么动静的话,周作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难道还真让岑少卿和叶灼分手。

周湘急得嘴巴都起泡了。

岑老太太知道周湘不对劲,关心的过来询问,“湘湘,你这是怎么了?你爸前些天过来,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妈,您别多想。”周湘安慰岑老太太。

她打算亲自去医院一趟,把事情跟周作龙说清楚。

见她这样,岑老太太也就没有多问,接着道:“湘湘,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说,咱们都是一家人。”

“嗯,我知道的。”周湘点点头。

下午。

周湘来到医院。

看到周湘过来,谢晚秋一改常态,变得慈祥无比,而周作龙的脸色则是非常难看,“茵茵和少卿的事情,你都和你婆婆还有少卿说了吗?”

周湘摇摇头,“爸,我来就是跟您说这件事的,少卿和婉茵根本不可能。”

周作龙拍桌而起,“孽女!你给我再说一遍。”

“无论再说多少遍,我还是同样的回答,”周湘道:“爸,您不觉得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吗?”

过分?

周湘居然说他这个当爹的过分?

简直是反了天了!

周作龙没忍住,直接抬起手,就给了周湘一巴掌。

谢晚秋倒吸一口凉气,“老头子!”

就连郑婉茵都被吓得不轻。

谁都没想到,周作龙会直接动手。

周湘的脑袋被打得狠狠地一偏,嘴角沁出血迹。

周作龙接着道:“我告诉你,少卿是我的大外孙,他的婚事必须由我做主!”

喜欢全能千金燃翻天请大家收藏:(www.sqdushu.com)全能千金燃翻天神器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神器读书

猜你喜欢: 美人为馅无咎女配只想好好过日子[穿书]超甜CP:金主,求官宣宠妻100式:女人,休想逃!放肆来沈老师请这边走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诣·如等星星坠落撩神[快穿]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他从暖风来小清欢说好了牵手偕老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以渣女的人设去生活裴公子,吃完请负责高能二维码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幽闭的沉默宠妻无度:总裁,别来影后她有条金大腿豪门小老婆我靠撒娇变美[穿书]
完本推荐: 假贵族全文阅读不朽剑神全文阅读我能强化万物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祖传手艺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神医废柴妃全文阅读不可一世之猫女的双面人生全文阅读混在异界的骨灰级玩家全文阅读魔域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我的美女市长老婆全文阅读天道罚恶令全文阅读创始道纪全文阅读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全文阅读神医世子妃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逍遥至尊神帝全文阅读继承罗斯柴尔德全文阅读他的千万柔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末世当狙神从契约宠物开始绝品神医从山寨npc到大BOSS民国抗日小兵九阳帝尊无限先知西游之天蓬归来小欢喜:乔英子是我未婚妻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一剑独尊巫女的时空旅行我的人生模拟器1255再铸鼎一刀倾情侯府遗珠茅山遗孤灾武时代东晋北府一丘八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神话版三国从红海开始崛起星际鱼生太古龙象诀港综世界大枭雄脸谱下的大明问丹朱探虚陵现代篇剑卒过河娱乐超级奶爸

全能千金燃翻天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能千金燃翻天txt下载手机版 - 德音不忘的全部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神器读书移动版 - 神器读书手机站